人活着,有很多的无奈。

老爸在回家的长途汽车上用微信对我说外公去了,微信语音里语气很平淡,但还是有一丝丝的小心翼翼。听到这个消息我鼻子一酸在办工桌前努力忍住眼泪不掉下来,我想起我的妈妈,她应该很难过很伤心。微信群里没有人回复老爸的消息,我也不敢回,我也不敢给老妈打电话,老妈伤心的样子近乎就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我应该给妈妈打个电话,告诉她,她还有我们。找了个没人的会议室给妈妈拨了过去,接通以后,妈妈直接哽咽着说“棋铭,你外公走了”。眼泪终究还是没忍住,我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,不让老妈知道我在哭。沉默了会,我支支吾吾说“我知道”,“你要能请假就请个假吧,回来送送你外公”。我彻底的崩塌,眼泪鼻涕一起放开了,拿开手机很想大哭一场。还是没有声音,老妈那头一直在问,以为我断线了,其实是我已经无法说话。稀稀拉拉的告诉老妈我能请假,挂了电话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回到工位,呆呆的坐那儿想起了之前的种种场景。

年初我们一家人从老家返回上海的前夜,我老妈听说外公快不行了,当时就哭了,说不走了要留在老家,不然明天一走再见时可能就阴阳相隔了。当时看着妈妈哭红的眼睛,说话都哽咽了。我也差点跟着哭起来,眼泪在打转硬是给眨了回去。人活着,有很多的无奈。到了我妈妈这个年纪,上父母都老迈随时可能生病需要照顾,下儿子女儿刚刚成家事业都不稳定也需要帮助,顾着现在的家就无法顾及生养自己的父母。妈妈再三电话确认外公暂时没有危险后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到了上海,到了上海,也传来外公身体慢慢有好转的消息。年中堂弟的升学宴一家人又回老家了,我们再次返回上海的时候老妈就留下了,这边照顾奶奶那边也照应着外公,两边跑。

儿时我在外婆家生活的日子并不多,甚至现在努力想想都只有几个记忆的片段,更多的是我妈和爸给我讲的关于我外公的事儿,老妈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你外公这一生苦啊。外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吃素,可以说是一生吃素也不为过,老妈嫁到我们家这么多年他愣是没有在我们家吃过一顿饭,嫌我们家锅不干净(有荤腥味儿)。在外婆家以前条件不好只有一个厨房的时候,有一口锅是专门是给外公用的,这口锅不会沾上任何荤腥。外公有自己单独的筷笼,里面就他自己一双筷子,有一个他单独使用的瓷碗。吃饭的时候他一个人在旁边的小凳子上吃,一碗白米饭一碟咸菜。后来外婆家条件稍微好点了就有两个厨房,外公有个独立的厨房。关于外公吃素这事儿的起因是老妈给我讲的,外公年轻的时候经常咳血,算命先生说他活不过四十岁。从那时起就开始吃素到后来时间久了占到荤腥就拉肚子,这一生彻底的吃素了。也奇怪,吃素以后的外公也不咳血了,健康的活到了今天八十多岁。

外公脾气不好,但很爱自己的孩子。早些年大集体的时候闹灾荒,队上分的粮食根本不够吃,我妈妈兄弟姐妹几个,个个饿的前胸贴后背。外公只好去队上的一个粮仓去偷,有一次就被抓了,然后就是各种游行批斗。前两年我去舅舅家,舅舅给一个陌生的老头倒水。当时老妈也在,老妈当场就翻脸了,直接骂舅舅不长记性,当年就是他抓着我老外去批斗的。外公一直担心没饭吃,这一年多病的实在下不了床田才没种。早些年老妈就一直跟外公说,你年纪大了,这些田地就别种了,吃的米我给你买。他不听,年年春耕照样下田。我想这种担忧都是经历了那些非人的岁月才能有的,这种苦没经历过的永远无法体会和理解。我们家那时候很穷,老爸兄弟三还有两姐姐,爸老妈刚结婚就分家了,因为结婚还欠一屁股债,真的是一贫如洗。大过年的连一斤肉都买不起,是外公挑着一担柴火上面挂着两斤肉送过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