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活着,有很多的无奈。

老爸在回家的长途汽车上用微信对我说外公去了,微信语音里语气很平淡,但还是有一丝丝的小心翼翼。听到这个消息我鼻子一酸在办工桌前努力忍住眼泪不掉下来,我想起我的妈妈,她应该很难过很伤心。微信群里没有人回复老爸的消息,我也不敢回,我也不敢给老妈打电话,老妈伤心的样子近乎就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我应该给妈妈打个电话,告诉她,她还有我们。找了个没人的会议室给妈妈拨了过去,接通以后,妈妈直接哽咽着说“棋铭,你外公走了”。眼泪终究还是没忍住,我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,不让老妈知道我在哭。沉默了会,我支支吾吾说“我知道”,“你要能请假就请个假吧,回来送送你外公”。我彻底的崩塌,眼泪鼻涕一起放开了,拿开手机很想大哭一场。还是没有声音,老妈那头一直在问,以为我断线了,其实是我已经无法说话。稀稀拉拉的告诉老妈我能请假,挂了电话之后我收拾了一下回到工位,呆呆的坐那儿想起了之前的种种场景。

…… [阅读更多…]

2015 SE-Outing济州岛之行

今年的团队outing几起几落,最后北京的同学强烈要求去济州岛且号称打死也不去日本。然后我们真的去了济州岛,而北京的同学一个都没来。因为人多所以选择了跟团游,导致的结果就是泡菜差点吃吐。我们这团餐还是人均加到了五十大洋的加强版团餐,那没加强的都不敢想象了。真当我们是北朝鲜过去的

…… [阅读更多…]